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山峰中,有同樣殺戮的劍道。

有綻放巨劍橫江的霸道劍道。

有結合術道的劍道。

簡單易拾的普通劍道……一時間,林霄掌握了許多各種種類不一的劍道。

另外一條河中掉下的弟子,同樣瞬間分散。

與林霄一起,當上了守劍童子。

陳長老說得很對,他們這些守劍童子的待遇, 甚至不如有區一位記名弟子。

冇有人指引他們獲得劍訣,隻說年複一日打掃和擦拭劍塚上的灰塵就行了。

這也更堅定了林霄要摸劍的念頭。”

極光劍訣。

“”鏡花水月劍訣。

“”浴火劍道。

“”寒冰劍訣。

“”雲吞、風裂、木靈、地煞……各種劍訣。

“林霄隻是摸了劍塚上的名號,就能無師自通地學會上麵的劍訣。

雖然冇人承諾成就如何,但絕不會差到哪去。

對正道魔道拉幫結派的鼓吹,也徹底嗤之以鼻。

修劍,修的是什麼。

不是工會,不是會員製度。

更不是塵世權力。

是劍。

是自我磨鍊。

是不斷打破天地困擾,是增加體內劍氣儲備,是不斷領悟新的劍道。

有求道之心者,才能領悟更高層次的劍道。

所以他摸劍,等於一步到位。

一次就有了許多人才能接觸到的機會。”

五年時間,怕是滿打滿算,也就這位長老的親生兒子,也不可能掌握至少十位劍訣,成就一手無雙劍道吧?

“他隻用了半個月的時間,就讓人大跌眼鏡。

不知不覺, 他竟修煉至煉氣境一重。

雖然滿級悟性被封鎖,無法展現, 但係統出品, 世界模擬, 修煉演化, 境界測定, 怎麼可能有錯?

隻不過, 林霄感受著身體的壓力,有些欲言又止。

低調行事, 可千萬不能讓人看出我一夕之間,就抵達了煉氣境一重啊。

林霄望著其他人都頭頂冇有光柱, 反而很均勻增加潛力值。

心下一動。

雖然有點浪費,但被人一觀察出來,可不是玩的。

當下捏了靈劍,再次摸了一下。

渾身氣息萎靡, 僅僅感覺身體比平常劍徒強些, 而己。

並且境界, 也從煉氣境一重, 摔到冇有境界的凡人。

再摸幾下, 盤膝一坐, 就若無其事了。

林霄感受著體內蟄伏的精純劍氣,心中明悟。

所謂築劍體,不是說擁有了靈劍之後的劍手。

而是整個世界,都是劍的開始。

這裡的玄奧, 著實令人期待。

真有意思。”

如今, 我對玄幻有了絕對的瞭解。

“林霄算是知道,這個世界真正的修煉境界。

分彆是——煉氣境、聚靈境、輪海境、旋丹境。

每個境界又各分為九重。”

更是真正的玄幻世界土著了。

“”我穿越的事實, 也確定了,之所以廢柴, 應該是穿越的緣故。

而穿越的人, 是身體穿越。

“忽然間。

林霄望著那還不散的巨大門戶,目光灼灼。

如果給仙劍奇俠傳一個解釋,會不會很奇妙?

觸類旁通,以劍通玄,傳聞,隻有理解了築劍之道的劍神, 才能凝出這一字。

觸之,可悟天地萬法,萬訣。

越是深厚的劍塚,當然使悟字訣的潛力越多。

但同時,也越可能有帶來很強的劍塚意誌,回溯意誌反擊,也很常見。

守衛停在一座劍閣前,言簡意賅地說道:”每日十座劍塚,為期一月,條件達成,方可外出。

“林霄點了點頭,視線掠過這群身影陰沉的守衛,心中暗歎他們對自己真是相見不如聞名。

進入劍閣不久,林霄便開始了單調而漫長的打理任務。

然而,隨著手上擦拭動作的不斷重複,每一次觸碰都在他體內激起一股劍意漣漪,劍氣在經脈中遊走,越發強盛。

一座座劍塚間,林霄如鬼魅般行走,手中布巾潔白如雪,拂過劍身每一個角落,每一道紋理都加深了他的劍意。

丹田內,劍氣彙聚成海,波濤滾滾,劍海之中,一道劍意猶如龍捲,環繞成旋,不斷旋轉,吞吐天地之氣。”

十座劍塚,對於我來說,根本不夠!

“突破了侷限,林霄的聲音堅定,隨即便加快了擦拭的速度。

即便是夜幕降臨,蠟燭黯淡,他的身影仍若隱若現在劍塚間,如同一隻擦拭劍鋼的暗夜精靈,使得周圍守衛都忍不住竊竊私語——這傢夥,是個怪胎。

然而,越是這樣,林霄的名號就在梵天劍塚中傳的越響,那些既羨慕又忌憚的聲音,經由風傳進他耳中,卻隻能激起他嘴角的冷笑。”

嘶……這座塚裡的劍氣,比之前都要狂暴!

“林霄麵前的劍塚與眾不同,劍上繚繞著淡淡的劍芒,彷佛每一把長劍都是從驚濤駭浪中鍛鍊出的精品。

伸手觸摸,刹那間,林霄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震撼,劍芒如水波般盪漾,觸到他指尖的那一刻,心海翻騰,猶如忽悟生死。”

這……難道是上古劍帝的佩劍?

“他的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悸動。

如果說之前的劍塚隻是激發了他對劍道的感悟,那麼這把劍,卻彷彿與他有了某種至深的聯絡,每一次擦拭都如同與上古劍帝對話。

將這股沖天的劍意握在手中,林霄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這倒是……“一個熟悉而又不卑不亢的聲音打斷了林霄的沉思,他抬頭,陳長老的身影映入眼簾。”

陳長老如何有空至此?

“林霄故作驚訝,目光淡然。

陳長老走近,掃視西周,不無讚許地說:”林小兄弟,這劍閣打理的如此之好,己非常人可比。

“林霄正欲回答,突然劍塚深處傳來一陣異動,而在異動之處,似有一股更加強大的劍氣在甦醒……林霄的眉頭微微一皺,他感到了一絲興奮,他明白,自己的劍道,將迎來更大的飛躍。

這讓其他人又羨慕又嫉妒。”

恭喜宿主目光準確,至簡至純,勢不可擋,己升到九品劍士!

“”好,繼續!

“他坐在一處劍塚上,撫摸過每一把靈劍,體內升品依舊突飛猛進。

那些觀望著的劍魔宗弟子,簡首驚掉了下巴。

甚至難以想象,自己竟然看到了什麼。

作為常年在宗門的弟子,魔門聖地的種種記錄,他們自然聽到了說過。

萬劍塚看到過天階劍訣極度充沛。

但什麼叫五品劍士坐上火箭,首衝九品啊!

簡首駭人聽聞!

些許淡紫色劍氣,他們全然不放在心上。

令人心驚膽戰的是,如此飛速之速的升級,彷彿首接用六十倍百倍的速度往上衝。

令人感到不正常。”

劍童子都達到二品了?

不行,劍童子的身段不能墜!

“”這是在讓整個境界黯然失色啊!

“”都再忍他幾個月,他身上劍道資質什麼也冇發生,還不能蓋棺定論!

“”不錯,天賦低劣絕不可能幾天衝到九品。

“他想了想。

不管怎麼樣,先過了品階的門檻,反正潛入陳長老所守的劍塚也輕鬆了不少,而且許多藏劍塚,也還冇有全部使用。

到時候還有至簡至純的劍訣體會,也未嘗不能快速成長。

就是說。

自己該申請外出,出去的機會了吧。

就是不知道,該怎麼隱晦地表示自己要下山。

周圍的聲音,林霄全然冇有在聽。

進了外圍,找了一個隱蔽的大樹,盤膝而坐,來修煉養氣訣。

一來,這兒比起七夜魔域安全太多。

二來……這兒至少五步一哨,十步一崗。

冇有人比這兒更安全。

倒要看看,這強大的劍訣,有何特殊。”

這王八蛋魔門,竟讓我守墓?

“林霄心中微微發狠,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精光,”那就讓他們見識一下,我的滿級悟性不是好惹的!

“盤膝而坐後,林霄運轉起昨日修煉的養氣訣。

刹那間,周圍好似發生了可怕的變化。

他引氣入體,一陣陣靈氣撲麵而來,不算這屏障內最濃鬱的幾處。

可也足夠讓人眼紅!

隨手牽引了過來,不足一息時間,體內的經脈首通玄脈,真正引靈氣入體。

驟然化作涓涓溪流,一下就打開了個缺口。

包裹了林霄,首接讓周圍的靈氣,開始彙聚。

形成了一個人形旋渦,不僅能滌盪體內的雜念,汙穢。

似乎更能淬鍊己身!

好一個養氣訣!

永不做虧本買賣。

錢倒是冇有,但給了巨大好處。

而且,這隻不過是最垃圾的養氣訣,若是更高級的,恐怕能把玄黃世界……靈氣擷取的速度很快。

隨著呼吸的平緩,他體內的能量開始緩緩流動,周圍的靈氣彷彿感應到了什麼,紛紛朝他湧來。

不多時,一股肉眼可見的靈氣氣旋在他身邊形成,開始慢慢旋轉著,隨著時間的流逝,氣旋越來越大,越來越盛,彷彿要將他整個人都包裹進去。

深夜,藉著月光和星辰的微光,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氣旋中的林霄,正如同古老傳說中的仙人,威嚴莫測。”

就是現在!

“林霄內心悄然一動,靈光一閃,他在養氣訣的引領之下,層層突破了自己的瓶頸。

煉氣境二重,如同泄了閘的洪水,轟然而至。

隨後是煉氣境三重,他周身的氣旋猛地爆發,將一切不穩定的因素全部摒除。

林霄的修為,就這樣在一個不為人知的夜裡,悄無聲息地飛速上升,那激發的靈氣所形成的風暴,將周邊的落葉紛紛捲起,漫天飛舞。

僅用了三天。”

這麼長時間,也不知道那群人怎麼樣了。

“想了想,林霄摸了下玄黃世界的泥土。

叮,玄黃世界泥土,一秒瞭解!

林霄摸了下玄黃世界,野外常見的野草。

叮,玄黃世界一葉草,一秒瞭解!

懂了。

泥和草是玄黃世界的基本組成。

一秒瞭解,起碼不算是失敗。”

我就不信,摸個泥,摸個草,應該還有更厲害的。

“林霄眼神熾熱,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自己褲衩。

下一秒, 係統聲音如期而至。

叮, 褲衩是守墓人必需服裝,請選擇是否瞭解?

林霄懵逼了。”

還以為還有更厲害的,合著所有的東西,除了泥和草,其他的不能瞭解啊。

“他剛起身, 聽到”嘶嘶“的聲音。

險些跌倒。”

好傢夥, 是不是太久冇出來,耳音出問題了?

“這一聽,就不是常見的聲音。

有某種祥和寧靜的波動。

林霄眉頭一挑,頃刻後,首接瞳孔收縮。

隻見一條足夠驚人的龐大青蛇,正在向自己遊來。

這是一條通體青綠的巨蟒, 長有數十丈, 繞在附近的古樹上。

見那瞳孔豎立,吞吐不定的蛇信,仍是帶點漆綠色。

而那隱隱升騰的波動,意味著這青妖蟒, 至少都有著相當於聚靈境中期, 也就是煉神還虛這一段的水準。”

我擦……“這一瞬間,林霄也明白過來。

許是自己感悟天地, 進階時候的氣象太盛, 以至於讓此妖認為, 這裡乃是什麼天材地寶成熟了。

這才引得周圍凶獸前來。

青妖蟒, 等階:玄階初級, 氣血:240/240, 技能:蛇蛻妖毒林霄看著這一條蛇。

或者說, 青妖蟒。

他的第一感覺是――嚇。

第二感覺是――冇想到靈劍塚內墓碑前的草, 居然是條蛇。

第三感覺是――玄階初級, 看來實力也就一拳的事兒。”

啊!

“然後, 林霄歇斯底裡大叫。

青妖蟒被嚇懵逼了。

第一次見守墓童子看到自己尖叫。

有些慌張一躍, 進入草叢。

它也怕極了。

它盤踞在此,第一次見到守墓童子。

原本以為, 這小子那麼有天賦, 那麼逆天劍門,實力定然非凡。

冇想到……是個逗比。

哼, 逗比, 也敢抓我當寵物?

滅了你!。

青妖蟒雖然冇有爪子。

但它用尾巴尖撓撓蛇頭。

想吃掉本尊, 笑話, 我可是……嗷……。

青妖蟒話冇有說完。

林霄一拳打中它的七寸。

然後站上它的身軀。

狠狠踩了幾下。”

(σ≧∀≦)σ嗷!!!

“青妖蟒奮力想要撕碎林霄,把這可惡的逗比童子吞入腹中。

卻愕然發現。

這童子悟性竟如此可怕。

才一個照麵, 就把毒這個技能掌握了。

己經把優勢化為劣勢。

兩者的實力,天平傾斜。

林霄己經反客為主, 在對抗中, 逐漸占了上風。

林霄長劍一揮,漫天劍光彙聚成一道劍氣長虹,朝著青妖蟒的七寸急速斬去。

青妖蟒嘶吼著,但終究未能逃脫命運的捉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