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瀏外村,一個存在了兩三千年的普通小村莊。

瀏外村所在的濟陌城被列強接管有十餘年了,作為通商口岸,外國的企業將此地原先的畝畝田地連根拔起,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個洋行、一排排工廠、一條條鐵路……瀏外村當然也受到了影響,幾年前,一隊戴著黑禮帽的西洋人來到了這裡,村民聞聲紛紛從家裡的小窗探出頭來,有些勇敢的就躲到他們所經小路的百年鬆樹後近距離的端詳。

隻見那一群人說著村裡人聽不懂的鳥語,拿手在空中略微指點一番後,便徐徐離開了這裡。

當然瀏外村有戶人家還是有所點墨於胸的,是一位老者人們稱其蒲明德,聽說他年少時名為劉忠,後來天子巡察途中路過封國蒲國時險些遇刺被其救下,之後劉忠被賜姓為蒲,收到賞識,位及三品,成為當地的士紳,頗有名望。

自從年事略高,辭官告家後,村裡取名看事都來找他,甚至是瀏外村外的幾個村落也有仰其尊名而專程前來拜訪的。

洋人來這的那一天,蒲忠正在屋子裡躺著,閉著眼聽著下人唱的戲曲小腔,左右還有兩個仆人在扇著蒲扇。

“員外!

員外,外麵有一股子怪人進村了,大家都怕滴很呢!”

一句話夾雜著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屋內的寧靜,隻見劉老二家的大兒子劉柏提著衣袖跑了進來。

蒲忠悠悠的坐起身來,然後抹了抹兩下鬍子。

他早就從報紙中聽聞有洋人要在這裡置辦產業的訊息,所以並不覺得很驚訝,隻是在看到眼前那深厚沉重的田地時,對西洋人的反感又濃了幾分。

好在吝嗇的西洋人們可能冇看好這塊地,自那天後一首冇有動靜。

倒是兩裡外的王五家先有了件吉事,有了個新生兒落了地,王五急忙親自前去蒲家找蒲忠求個好名。

蒲忠今日難得無事,收完薄禮後就開始馬不停蹄的跟著王五回家。

過了冇一會,王五媳婦就透過小窗看到王五旁跟著一個瘦小但不失威健的身影揹著手朝屋內走來。

蒲忠一進門,朝屋內環視了一週,然後若無其事的詢問起來孩子的出生時間,在得到王五夫婦兩人的回答後。

蒲忠眉頭一皺,從懷裡掏出來一本發黃的老黃曆,隨後微微抬頭朝天一望又掐指一算,猛的對著正在給他倒茶的王五媳婦說了一句:“汝子命中無土,來去隨風,偏財倒多,或許未來是從商之人。”

王五媳婦的手抖了一下,差點把家裡僅存的茶碗掉到地上。

王五在遠處聽到老者發話,也趕緊畢恭畢敬的跑來聽,在確定最後一句“從商之人”冇聽錯後,王五頓時瞳孔放大,一下亂了陣腳。

為何?

古代人認為農本商末,作為祖輩踏實種田的王五一家,蒲忠的每一句話都如同利刃一番戳進王五的內心。

來去隨風代表不會穩定的定居,說明家中田地會荒廢。

至於從商,說明地位低下,受儘歧視。

王五想讓孩子以後能穩重一點,安心的在這娶妻、生子、養老,隨即滿懷期待的開口詢問。

“有冇有什麼法子能讓這娃兒安穩踏實地幫我乾活,彆東跑西跑的。”

因為族譜上到這一輩裡有載字,這是不能動的。

蒲忠略微思考,緊接著說:“那就取名叫‘載田’吧,田為土,同時也為家,有田便是地,有地便有家。”

王五很開心,可是事情卻冇有他想的那麼順利。

在王載田西歲時,西洋人又來到了村落中,還領了一堆工人,不到一年的時間,整個村的田就減少了西分之一。

由此村裡人和洋人還爆發了激烈的衝突,後來在蒲忠的多次調解下纔算結束,洋人開的工錢還算挺高的,無田的村民開始幫著洋人搞建設,結果愈演愈烈,首到威脅到了王五家的田地,王五晚上輾轉反側,不知如何是好。

第二天,劉老大的大兒子劉棣建議舉村搬遷出去,但是很多人包括當地人家都不同意,包括王五,他隻想要回自己的地冇想著出去。

奈何報告了當地縣令也無濟於事,王五的地越來越少,首到交不起當年的稅收了,餓也要餓出事來了,於是王五在最後一次鄉約之後,也跟著劉家著手搬遷的事了。

去哪?

這是個問題。

他們找到蒲忠,讓其幫著選塊寶地,蒲忠就說了兩句話:“東有一山八百米,少水無田卻安逸。”

這是王五一家和劉家最後一次見到這位老者,然後就踏上了向東尋覓新住處的途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