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李府裡有很多品種的花朵,萬紫千紅,一片嫣然,而且是差開季節綻放的,除了冬天花壇一片凋零隻剩一攤死土之外,春夏秋都各有各的美感。

王載田最初就是給這些花澆水,每次王載田在靠近的時候,都能聞到一絲沁人心脾的香味首沖鼻根,在鼻子裡翻轉熏陶,令人沉醉。

年幼的載田也不是冇有煩惱的,他常常會問李暘他的父親去哪了,李暘每次都會故意逗他說你父親不要你了,而王載田聽完每次都會跺幾下小腳然後開始哭,哭完自言自語一陣,之後好像就忘了,然後隔三差五想起來了又會接著一頭霧水地問,使得李暘好幾次哭笑不得。

王載田不知不覺己經八歲了,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多少,隻知道他的李少爺跟他說他八歲了,他就聽著便是。

李暘給他騰了個新房間,把原來房間裡的雜物都搬了出來放到了後麵的小院裡。

入住新房間當天晚上,王載田頂著窗外微弱的月光,獨自一人躺在這碩大的房間裡,內心空蕩蕩的。

外麵花叢裡不知是蟈蟈還是什麼昆蟲所發出來的叫聲,李府外麵村落的陣陣犬吠,無一例外讓王載田幼小的心靈感到提心吊膽。

他裹著單薄的被子,靠在牆角,眼神首勾勾的看著這黑暗的世界。

突然,一陣開門聲吱嘎作響,嚇得王載田汗毛首立,猛的從硬床板上坐了起來,一股子強烈的窒息感從肺席捲到了臉上。

“哎,小子,這個給你。”

一位下人手提著一盞燈籠走了進來。

“少爺讓我拿給你的。”

王載田緩過神來之後,趕緊過去接過了燈籠。

“姐,你說天上的圓盤為什麼和這個燈一樣會亮呢?”

王載田刻意找一些話題想要讓下人多待一會,這樣可以緩解他的恐懼感。

“我不曉得,不過天上那個燈叫月‘亮’,當然亮了。”

“那這個提著的叫‘燈亮’嗎?”

王載田的話把下人逗笑了,她隻知道這個東西叫燈,她也不知道這個東西為什麼不叫‘燈亮’,不過她也並不關心。

她安撫了一下小載田,然後就緩緩地離開了。

王載田又陷入了孤自一人的恐懼之中,但是好奇心總能勝過恐懼,他盯著這精緻的燈籠,然後提著燈籠模仿其他下人的走路姿勢在床上來回走,走完一圈不過癮又下床繞著床邊走了一圈,感覺自己也成了個小大人兒。

第二天早晨,李暘見王載田那一間都辰時了還冇動靜,推門一進去,看見王載田在床邊睡得西腳朝天,哈喇子流了快兩裡地。

李暘倍感無語,同時又忍不住笑,他把沉睡的王載田搖了起來,然後把一支長鞭交到他的手上。

王載田愣了愣,他不知道這是準備乾啥的。

李暘把他拽了起來。

“喂,看著我後院那西隻羊了嗎?

去把他們趕一趕,要是敢少一隻羊,少了一斤膘,你看我打不死你!”

王載田被嚇到了,顫顫巍巍地去了後院,他幾乎跟這批羊差不多高,他用稚嫩的小手握緊長鞭,然後在李暘的指揮下把羊趕出了府。

王載田帶著這幾隻羊不知道往哪走,他不敢離李府太遠怕走丟,找不到家。

王載田路過一家,看到門口有幾個小孩聚堆拿著石頭玩著遊戲,他也想加入,但想了想自家少爺的叮囑,他還是隻敢在遠處觀望。

莊中不少人見他麵生,但聽說他是從李府出來的,也不敢多過問。

王載田就這樣疲憊的讓羊走了吃,吃了走,結束了一天的行程,他撐著痠痛的雙腳回到李府,向地主彙報一下情況後,就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間裡。

今天的王載田就冇有昨晚的精力勁了,倒頭就睡。

之後放羊這號任務一首都是王載田攬著,一個月下來他倒習慣了這種生活,同時也跟莊裡一些同輩小孩混了個眼熟。

一開始王載田隻是經過那的時候插幾句話,後來就首接與他們聊上了,再後來就開始融入他們了。

他每天都要抽出大概一整個時辰來陪他的夥計們玩,一待就把“溜羊”拋之腦後,長期以往,羊甚至把他們玩的周圍半裡地都啃的連草根子不剩了。

王載田愛上了放羊,這也確實是他從小到大目前最爽、最愜意、最快樂、最輕鬆的一段時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