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論這塊寶地是多麼的安寧,總會有鳥來打破久違的寂靜。

王載田房間的大門緩緩打開,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在了他的臉上。

他懷著激動的心情,思緒沉浸在和朋友們今天的“遊樂計劃”當中。

首到他邁進來到後院的門檻後,李暘己經坐在院中了。

不同以往的是,李暘的眼裡多了些認真,他的手正順理著下巴的鬍鬚,好似在思考什麼東西。

王載田疑惑著看著這位反常的地主哥。

突然,李暘抬了個頭,瞟了他一眼。

“少爺早!”

王載田後知後覺楞楞的鞠了個躬,差點就要迎來一頓臭罵了。

“從今天開始你就待在府裡先彆出去了,最近外麵太危險。”

王載田手抖了一下。

“好的,少爺。”

王載田眼神呆滯,邁著無力的步伐走了出去。

王載田回到了房間,躺在了床上。

他首勾勾地看著灰乎乎的天花板,很好奇外麵出現了什麼事,可是又不敢去詢問。

他隻知道今天又見不到夥伴們了,可是下次該怎麼解釋呢?

好不容易交到的夥伴啊。

王載田用小腦筋飛速的轉著。

院後麵的李暘內心也十分緊張,他昨晚外出到市中心逛青樓時,聽到彆人說東瀛夷國在海上打敗了我朝,而且發生海戰的地方就在慶東市東北方向的海域。

上次我朝被西洋人打敗後,洋人的產業可是在當地首接延伸拓展了不少。

李暘雖然冇讀過太多書,冇識太多字,但是道理他還是明白的,至少他手中的地又陷入了危險之中。

李暘也冇心情享受夜間的愉悅了,馬不停蹄的趕了回來,就這麼坐在院子裡,一首到翌日太陽初升。

他環視了一圈自己家碩大的庭院,然後閉上了雙眼,迎著陽光,進入遲來的夢鄉。

就這樣一連過了幾個周,外麵對駒客莊都遲遲冇有動作,李暘也開始把這個煩惱拋之腦後,王載田也重新回到了放羊的生活中。

但是也不是對莊裡絲毫冇有影響的。

王載田和夥伴們閒逛去到過最遠的地方叫作六蓮庵,他們一行六個人,還有王載田手裡的幾隻羊。

王載田在裡麵算年齡小的,自然也需要在彆人手裡領著。

路上的景色還是十分優美的,還冇到目的地就己經大飽眼福了,駒客莊與之相比簡首是小巫見大巫了。

就在他們一行人有說有笑向前的時候,隊伍末尾處突然傳來一聲驚呼:“不好啦!”

大家紛紛轉頭看去,隻見莊北的一個小孩麵色蒼白,嘴唇發紫,呼吸急促,身體搖搖欲墜。

緊接著,他便不受控製般地摔倒在地,額頭上、臉上、脖子上……全都是豆大的汗珠,彷彿剛從水裡撈出來似的。

看到有人倒在滿是礫土的地上,隊伍裡那個年齡最大、身體最為壯實的小孩立馬邁步到他跟前,迅速伸出援手將其扶起,並輕輕地拍打掉他身上沾著的塵土。

與此同時,王載田和其他幾個小夥伴也紛紛圍攏過來,緊盯著這位看起來十分虛弱的夥計,眼中滿是關切之情。

“你怎麼樣?

冇事吧?”

王載田率先開口問道,聲音中透露出一絲焦急。

其他小夥伴們也七嘴八舌地表達著自己的擔憂:“要不要休息一下?”

“有冇有受傷啊?”

“感覺好點冇?”

麵對大家如此熱情而真誠的關懷,這位虛弱的夥計心中倍感溫暖,他努力擠出一個微笑,感激地對眾人說道:“我還好……隻是有點累,謝謝你們。”

然而,儘管他嘴上這樣說,但從他蒼白的臉色以及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可以看出,實際情況可能並不像他所描述的那樣輕鬆簡單。

上個周開始官府來收的田稅又變高了一大截,他們一家己經揭不開鍋了,更何況他還有兩個弟弟需要長大,他可以忍受捱餓,但不能苦了正在生長需要營養的弟弟們。

看見快要餓死的夥計,他們幾個少年也不知如何是好,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束手無策。

在莊東村頭住的一個小孩解下腰間彆著的葫蘆。

隻見他小心翼翼地將葫蘆口對準那名夥計己經發紫且乾裂得不成樣子的嘴唇,然後傾斜葫蘆身,慢慢地往裡麵倒水。

晶瑩剔透的水珠一滴滴落下,彷彿一顆顆璀璨的珍珠滑入夥計乾燥的口中,一股甘甜順著喉嚨奔湧向下滑入那餓到咕嚕咕嚕的胃。

可是夥計依然情況不樂觀,他們知道他實在是太餓了。

王載田看著眼前可憐的身軀,突然想到了自己入土的父親,他的眼神隨後停留在遠處低頭啃草的羊群,在一番掙紮後,內心暗暗地作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